已忘了那天
為什麼會和粘媽聊到墳墓的事。





對於墓地,我們不會覺得可怕,反而有一種特別的情感,粘媽說。





「過年的時候,
    村子裡到外地工作的、或是已經長時間住在外面的,都不一定會回鄉過節,
    可是一到清明的季節,大家都會回來掃墓。
    所以,小時候的同學阿、鄰居阿,這時候就通通出現了!
    大家工作完,就在墓碑附近聊聊天,反而成了最熱鬧的時候。」


「因為原住民祭祀完的米酒阿、香菸和檳榔,最後都會留在墓園裡。
    所以讀國中的時候,清明過後的幾天,只要有同學翹課,
    老師就會跑到墓園裡去抓人,
    不過這時候,大概都已經喝得差不多了!」

 ( 好孩子請勿隨意學習:) )







更有趣的,粘媽還說:
「小時候上童軍課,有時候要跑大地遊戲。
 剛好學校旁邊就是墓仔埔,老師乾脆讓學生去抄墓碑。
 回來以後,同學們就拿著自己寫的,互相看來看去。


 『你幹麻抄我阿公的名字啦!』

 『唉喲!那個不是我親戚嗎?』

 『到底......』」

孩子的聲音就這樣此起彼落,
對著紙上認識、不認識、還是「剛剛認識」的親戚朋友們。










對於村裡來說,
墓地,也許更是他們敦親睦鄰之地。











於是
後來走過,

在我眼裡,
「睦地」也成了    另一種風景。


by core 2010/11/02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知本背包客棧 的頭像
知本背包客棧

知本-第二條路背包客棧

知本背包客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