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晨,
走在沒有時間的路上,
總喜歡靜靜地看著路旁的農作,
還有雲朵繚繞的高山。

遠遠的田邊,
她在整理剛種植沒多久沆菊,
始終沒有注意到我的凝視。

是她的姿態。
默默地彎著腰,
將一株株杭菊拔起。
再起身、彎腰、拔起。

日復一日。

想起蔣勳老師提及米勒的畫,
關乎一種天長地久的姿態,
彎腰卻令我感到巨大。

99/4/8  by路遊月
創作者介紹

知本-第二條路背包客棧

知本背包客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